我的账户
娄烦信息社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娄烦信息社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娄烦信息社公众号

娄烦信息社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武汉隔离病房里的“在一起”:男友确诊,90后护士拍下抗疫110天

2020-10-16 发布于 娄烦信息社
lol比赛预测

抗疫题材电视剧《在一起》近日热播,一段段感人的故事、一位位鲜活的人物,让我们再次忆起年初那些不言退缩、彼此守护的日日夜夜。

《在一起》取材于真人真事,刻画了众多逆行武汉的“白衣战士”形象,而在现实中,武汉市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90后护士胡雪珺,就是众多医护工作者中的一员。从1月7日医院收治首名新冠肺炎患者算起,直至4月26日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,整整110天,她都奋战在一线隔离病房,而她在殡仪馆工作的男朋友夏浩则不幸被新冠病毒感染……

工作之余,胡雪珺用手机记录下这四个多月来,她和患者们、同事们,和男朋友“在一起”的点点滴滴。我们有幸拿到这些珍贵的视频素材,并试图还原这段抗疫期间不易的心路历程。

以下是胡雪珺的自述。

一月

科室收满了新冠患者

不清楚传染性有多强

新冠疫情爆发前,我从来没有穿过防护服。即便是在这样一间主治呼吸疾病和结核病的医院工作了六年,护理患者时我最多也只是佩戴N95口罩,从来未曾这般“全副武装”过。

元旦期间,我们医院和金银潭医院一起,成为了武汉首批新冠肺炎定点医院。准备开科前,医院对我们进行了紧急培训,包括怎样穿脱防护衣物,怎样出入病房、传递物品以及护理患者等等。很多大型仪器我们之前也没有使用过,每天上班,护士长都会手把手给我们做指导。

视频截图

1月7日,我所在的科室收治了首名新冠肺炎患者,紧接着没过几天,病房里的31张床位就全部住满了。

在平日,这里属于普通病房,但这一次,很多患者的病情发展得极为迅速,入院不久就从轻症转为重症,有的已经处于浅昏迷状态,呼吸急促,必须使用呼吸机或者经鼻高流量吸氧装置维持生命。按照以前,他们可能早就被转运到ICU(重症监护病房)了,但在当时,重症患者实在太多了。

视频截图

1月份,我们的工作强度特别大,可以说是把一个人当作五个人在用——没有一天是准时下班的,也绝不可能在饭点吃上饭。

平时给一位病人输液只需要不到半分钟,但疫情期间因为戴着三层手套,摸不到血管,只能凭借经验慢慢摸索着做穿刺。行动也是非常不便,动作一大,防护服就可能会被扯破;步伐稍微快一些,就会觉得自己喘不上气;在病房里待上一两个小时,全身就都会被汗湿……

视频截图

看着病房里日渐增多的患者,我也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感染,但更多时候还是担心自己的家人。在武汉床位最紧张的时候,我会想:如果是自己被感染了,起码还可以在医院得到救治,但万一是我的家人感染了怎么办?毕竟我们还不清楚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强,它的传播途径是什么样。

1月23日武汉“封城”那天,恰好是我的生日。当天没能够休息,晚上下班回家后,男朋友给我准备了一个蛋糕,我们简简单单吃了餐饭,算是庆祝了。我还记得自己许的生日愿望,就是特别希望这次疫情能够早点结束。

2月

男朋友真的确诊了

我的头脑一片空白

疫情期间,我住进了医院安排的隔离酒店,再加上武汉交通管制,和男朋友大概有半个多月没有见过面,只能有空了通过微信视频聊聊天。

我的男朋友夏浩是殡仪馆的司仪,因为疫情爆发,他也被临时调派到武昌殡仪馆当车队司机,同时负责搬运死亡患者的遗体。从他一开始和我说要去做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很担心,不知道他们的防护和消毒措施到不到位。

没想到,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视频截图

2月18日那天我接到夏浩的电话,他告诉我自己确诊了,社区让他来我们医院进行隔离。我很惊讶,我说怎么可能,为什么我不知道?下班后我就去查,结果发现他真的是“双阳”,一瞬间,头脑就一片空白了,我不敢相信自己身边的人就这样被感染了。

第二天,夏浩就住进了医院。其实在他住院后,我们反而还可以见面了,虽然是通过这样一种“特殊”的方式。

视频截图

那个时候我下班去看他,他每次都不愿意让我待得太久,因为他觉得自己体内有病毒,万一我被感染了怎么办。但是那是他最孤单、最脆弱的时候,说什么我也要陪着他。

我的心情其实也挺复杂的。每天下班见到他,和他说会儿话、拥抱一下,好像就能缓解一天所有的疲惫。但我更多的还是担心,因为不知道他的核酸什么时候才能转阴,不知道病毒会不会侵蚀他的器官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……

视频截图

2月份的时候,我们也从原来的病区搬进了新大楼,比之前的环境更好、更规范了,可以收治的患者更多了。相应的,我们的护理压力也更大了。

记得有一天下午正好是我休息,听到同事说病房里有一位患者情况非常不好,做了心肺复苏抢救后,要紧急转运到ICU去。

视频截图

转运是非常紧张的,需要多位医生和护士协调合作——氧气钢瓶、呼吸机、病床都要有人负责搬运、拖动,还要有人实时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,保证他能够安全抵达ICU,接受下一步的救治。

我以前是来过ICU的,但是没有见过这么忙碌的ICU:不光是住满了重症患者,每位医生和护士更是忙得没有片刻停歇的感觉。相比于我们,他们才是更累、更辛苦的人。

视频截图

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月21日,内蒙古医疗队过来支援了,我们才觉得能喘上口气。后来,ICU里也等来了浙江和江苏医疗队的援助。不管是在患者的健康护理还是心理辅导上,他们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共进退、同甘苦,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,特别感谢他们。

3月

出院的患者越来越多

夏浩却突然低烧不退

时间进入3月,我拍摄到出院的患者越来越多了。很多人觉得,在最危急的时候是我们帮助、救治了他们,是我们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,话说着说着就流了泪。那个时候能听到这样的话,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“谢谢”,都会觉得心里特别高兴、特别感动。

视频截图

我记得有一名患者,他是在比较早的时候被感染的,当时病情挺重的,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,终于痊愈出院了。我陪他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就问他:“出院以后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?”我以为他在医院待了这么久,回到家肯定想大吃一顿、和家人聚聚。他却告诉我说,自己最想去做义工、回报社会,这个答案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。

还有一些患者出院后,了解到康复者是可以捐献血浆用于救治的,就主动询问我们捐献的渠道。看到大家都在想办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回馈社会,真的让人特别感动。

夏浩是新冠肺炎轻症,住院一周后,他的核酸检测结果就转阴了。病毒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太大的损伤,我觉得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但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即将出院的前一天,他突然又开始反复低烧,医院临时决定让他留院再继续观察。

这一待,就是一个多月。

视频截图

看着科室里越来越多的患者出院,我的男朋友却还留在这儿,我心里就充满了焦虑感。每天上班一看,今天又通报治愈了多少名患者,在院的有多少名患者,心里就会想:哎呀,夏浩还是在院的其中之一。

记得他不止一次地问过我:“我这个病是不是治不好了?”我说你别瞎猜,本来就是轻症,核酸都转阴了。但是他又担心自己会不会复阳。我安慰他说不会的,就算是复阳了,再继续治疗也没有关系,要保持一个好心态,我陪着你,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

其实我自己是非常担心的,但这些负面情绪都不能当他的面表现出来。

视频截图

有时候在酒店空了,我会跟着短视频学学最近流行的舞蹈,想着去看夏浩的时候能够教他一起跳,让他不再去多想自己的病情。

4月

夏浩终于可以出院了

我们站好最后一班岗

4月份以后,天气逐渐炎热起来,防护服都有些穿不住了。对于疫情的控制和患者的治疗,也明显感觉到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大楼内,最初的好几个病房慢慢合并,只剩下两个病区在收治患者,大部分都是轻症。大家有的在内蒙古医疗队老师的带领下打起了八段锦,有的合影留念、互相打气喊着“武汉加油”,新闻里也传来了武汉即将“解封”的好消息……我们离胜利的日子仿佛不远了。

视频截图

那天我又去了ICU,那里的患者也在慢慢减少,我拍摄了一位一度病危、接受了整整40天ECMO(体外膜肺氧合)治疗的患者撤机的画面。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的意识是清醒的,两只眼睛还在眨动,他能够成功脱机,说实话,太不容易了!

后续我也一直关注着这位患者——他的呼吸机也撤了,氧合情况越来越好,肢体也可以有一些活动,可以做一些康复训练,直到最后康复出院,我觉得这真的是一次生命和医学的奇迹。

视频截图

夏浩这边也等来了好消息,他的体温终于正常,4月4日可以正式出院了。

知道这个消息后,我第一时间就和他的妈妈通了电话。那段时间他的父母也很担心,明明每天都想询问我夏浩的病情,又怕打扰到我的工作,只能忍着,隔一段时间才来问问我他的情况。

视频截图

夏浩出院那天我特别开心,他的心情反而比我淡定,可能是住院这么长时间,已经习惯了吧。但说实话我也有一点失落,可能是觉得他要离开医院了,我还要继续坚守阵地,一时半会儿我们又见不着面了……不知道他在社区隔离点的时候,会不会偷偷想我呢?

4月8日“解封”后,武汉逐渐苏醒,重启了往日的喧嚣。

视频截图

病房走廊的窗口恰好对着一段立交桥,我和同事有时会站在那里望望久违的、如织的车流,心里有点羡慕别人已经开启的“新生活”。我们开玩笑说,“解封”是属于老百姓的,而我们,不治好最后一名患者,就绝不能撤退呀。

后记

一晃眼,2020只剩下不到百天,距离武汉“重启”也过去了半年。

疫情期间,我特别想和朋友一起吃火锅、看电影,如今全部都可以实现了;下班了有时间,我还会去学学街舞,和男朋友约约会。这些看似稀松平常的小事,现在我会觉得特别珍贵,因为这样的时光是所有人一起努力得来的。

这次疫情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亲情的可贵,也许是因为太久太久没有回家了。在隔离病房的那段日子,是家人的支持和鼓励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力量。现在回想起来,除了男朋友以外,自己的家人都没有被感染,也是很幸运了。

秋冬季已经到来,大家一定坚持要做好防护,勤洗手、戴口罩、多通风。还有一点也是我特别想说的:新冠患者在治愈后和我们一样,是安全的、没有传染性,希望大家和他们相处的时候,都可以带着一颗平常心。

视频截图

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和夏浩已经决定在明年五月结婚啦。新冠疫情虽然带来了些许波折,却也让我们更加了解彼此,感情更加牢固了。隔离病毒不隔离爱,无论何时,我们都要“在一起”。

口述 摄影 / 胡雪珺
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娄烦信息社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娄烦信息社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娄烦信息社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娄烦信息社 X1.0@ 2015-2020